返回

巨乳总裁夫人卉宜6作者agalf0d

 首页

👙请收藏本站网址发布页      更多视频 http://www.xoxo01.xyz


字数:12000
前文链接:


(六)酒国名花

前情提要:强烈建议阅读〔巨乳总裁夫人卉宜(1-5)〕再接这一集,会比较有完整的人物背景架构。

(本篇全程示意图这部是NWF-043,强烈建
议至网上搜寻下载,搭配本篇故事服用,效果极佳)

「你们这种案子也想送上来?有没有搞错?」

声音虽然比拟志玲姐姐的甜美,但一张粉脸板起来,冷眼瞪视,即使是甜美可人的美女,生起气来也是让人不禁为之一颤。

她是沈卉宜,仁发基金会的美女特助。本身也是董事长陈仁发的娇妻。芳龄35的她,将人妻的魅力发挥到极致,36F的丰胸巨乳,搭配小蛮腰,165公分身高,每天作Spa让她肤色净白吹弹可破。虽然平日多般穿套装,F罩杯的巨乳像是随时要把套装外套爆出来,让人光看一眼就想入非非。自从数月前卉宜开始穿着愈来愈火辣(请见〔总裁夫人(4)内文),基金会年轻一些的男同事就时常对着卉宜这个长官想入非非。

不过卉宜倒是没给部下任何可进一步之机。自从半年前基金会发生一件大事,一位位阶不高的姓张的协理突然陈屍在八里外海,身上有殴打致死的死状,最惨的是连命根子都被剪去。他是被海水泡烂了好几天才被发现,身上完全没有线索,警察根本无从查起,很快就放弃了,也成为一件悬案。

张协理的事情让他同单位的同事们心情混乱,有人谣传他是跟地下钱庄借钱,也有人谣传他动到不该动的黑道老大的女人。但这些同事们也无从得知,只能努力镇定心情继续工作着。

卉宜和张协理的业务并不相关,顶多督导业务时有钉过他们单位,但张协理也不过是单位里的小咖。说也奇怪,约莫和张协理失踪的差不多同时,卉宜的个性有了转变,平日温和甜美,甚至有点包容部下的性格,变的相当严厉。

平常卉宜和基金会另一个主要主管-林志田,卉宜总是扮白脸,林志田则是维控着纪律严明的部份。但这半年来卉宜开始变凶,部下简报常被挑的体无完肤,已经不下五位女生被骂哭,而男职员更是没什么好下场,被挑完毛病后就是无止尽的加班。

以往男职员总偷偷欣赏着卉宜姣妙的曲线意淫,现在常常根本不敢直视,即使卉宜的身材好像更曼妙了,套装底下常常是超挑逗的蕾丝胸罩,偶然露出肩带边边,但没人敢再多意淫什么了,顶多回家后找一些强暴凌辱女主管的AV解解闷。

有些多想的同事开始猜测,卉宜似乎是在纾解什么压力,好像下班后她受到很大的压迫,要在上班时转移情绪在部下身上。大家不免猜测陈仁发和卉宜之间出了什么问题。的确,偶然两人有互动让基金会的人看到时,都感到似是相敬如冰,以礼相待。但又没有到反目成仇的地步,只是似乎有点不熟。而卉宜每隔周的周三,下午心情总会特别不好,这时作错事,很容易让她大怒。而她似乎也都会提早走,大概两三点就冷冷的踩着高根鞋离开公司。第二天一定会晚进公司,而且情绪也不会太好。

大家难免猜想这隔周的周三卉宜是不知道怎么了,但没人有好的解释。
这天,周三早上。星辰投顾的总经理张逍,以及副总郭明学,来到仁发基金会作简报,主要是希望仁发基金会投资一个他们要作的财务swap的套利动作。只要有仁发基金会的挹注,加上张逍的内线,这个动作预计在半年后至少有30%的套利空间。这都要归功於天才型财金专家郭明学,他原本是T大财金系的教授,被挖角到张逍的私人公司去作partner。(关於郭明学的更多故事,请见〔大奶女友小依校园春情(2)(6)〕

张逍今天也带着他一起来作简报,原本张逍和他保证仁发基金会是个很ok,合作很愉快的公司,没想到简报才开始没几分钟,这位巨乳美女特助竟发难,开始数落郭明学的简报。

「郭副总!你这种简报有没有问题?你一直讲有多好多好,风险曝露的部位含混带过,你以为我们这里没人懂finance吗?」卉宜不留情面的训明学。

「沈特助,我解释给你听,我的计算里面,曝险部位在这里。……」

「你这里问题很大!你用什么订价模型去算的?另外过阵子台币很可能波动,你公式有没算进去?」

「我……我的确没有列进去,但是那是因为……」

「因为个鬼!没想到就是没想到!你到底有没有作swap的实务经验啊?郭副总,听说你是教授转任副总的,是哪所大学啊?你的学历是什么?PhD在哪念的?」

「我是T大财金,后来到NYU念financePhD……」

「喔?T大财金,这么说来我还要叫你一声学长?」卉宜冷笑着,「学长,你这种订价策略,在大二的投资学课当拿的出来吗?」

郭明学强忍着怒气,低着头唯唯诺诺,「沈特助说的的确没错,我回去再把我的公式补强的完整一点。……」

林志田跳出来打远场,「好了,卉宜也只是小心一些罢了,商场上多一份小心就是多一份保障。郭副总,老张,你们回去再算一下,我这边也帮忙看一下,我们下礼拜再安排一次meeting,应该就可以close这个deal了!」

「志田,你一句话我就放心了!」张逍纾了一口气。

「能不能close还早的呢,你们最好准备好一点!」卉宜完全没有让步的样子,「五亿台币可不是小钱,不能这样含混过去!」

彷彿踢到重重的铁板,张逍和郭明学低着头离开了仁发基金会。

张逍安慰的眼光看着郭明学,「明学,别放在心上,我以前来开会时沈特助都不会这样,她今天不知道吃了什么药,你别太在意。我们把公式修一下简报重作就好了。」他拍拍郭明学的肩膀。

明学点点头称是,低着头离开。他很闷的随意买了个午餐,回到公司。沈卉宜要求的东西其实是很小的细节,大概只花了他半小时,简报就修好了。他发了个mail,寄给张逍,林志田,和沈卉宜,信里提出下周会议时将好好present。

一整天明学都有点懒懒的,早上被近乎羞辱的对待,让他觉得很闷。原本该看的案子也懒的看了,明天再说吧。

〔可恶,妈的,沈卉宜,你给我记住……〕

明学闭上眼睛就可以看到沈卉宜疾言厉色的痛骂他的神情,但在脑海中他也看到沈卉宜激动大声时,雄伟的胸部也会一跳一跳的微晃着,搭配她的怒色,倒有一种让人更想征服的反差。

〔陈仁发真爽,每天都可以在家干这种巨乳尤物……〕

郭明学不由得回想起几年前他有个学生助理陈芝依,也是个巨乳辣妹,郭明学和她曾有过不少「暧昧」,偏偏陈芝依交男朋友去了,就斩断跟他的关系,让他这几年来都以没狠狠干上陈芝依一炮为憾。

〔不知道小依现在在作什么?〕他心想。

他前阵子在朋友的朋友的脸书上曾意外看到陈芝依的出没,有人还提到她新婚的事,他当时还送出了交友邀请,但陈芝依一直没让他加好友,他也无从得知她的近况。

算了,结婚就结婚了,不要去打扰人家了。

从和陈芝依暧昧到现在,郭明学只交过一个女朋友,而那女友身材只有B罩杯,完全无法满足明学的兽欲。从去年分手以来,郭明学每个月都固定拜访龙挥酒店,一个月去一次。那是张逍介绍他去的,是台北市最高档的酒店。消费水准至少一次是台币六位数起跳,如果框全场更贵。在那里隐密度高到吓人,谣传有政府高官,大学校长都是常客,但都不会让别人发现。而明学每次去都指名要当晚胸部最大的小姐陪酒,也几乎每次都直接在包厢里作S。龙挥酒店有个人包厢,完全就是客制化适合这种陪酒/高档性交易的模式。

〔今天又要破财了……去龙挥好了。〕他心想。〔反正前阵子台X电那波有跟到,进帐上百万。今天一次用光!干他妈的找个大奶妹狠狠干死她!〕

晚上,明学先打好电话,如往常的指定要胸部大的。

「郭副总,你放心,最近有一个超高档的小姐,」他熟识的酒店经理在电话里说,「奶子至少有36F,人又美又有气质。她现在是龙挥询问度最高的,一方面是因为是极品,一方面因为她两个礼拜才上班一次。她原本说今天不能来,所以我们都没排她,但我们洪老闆今天发现,叫她一定要来,所以她今天还没被预约。我这就排给你……不过价钱可能会贵一些。」

「多贵?」明学问。酒店经理的话有时未必可信,他讲的有点太天花乱坠了。

「陪酒10万台币,S的话再加20万。酒招待。」经理说。

30万,那真是天价了,明学想。不过因为刚好股票收入,加上今天的受气,他想好好的发泄一下,「我ok,我保留S的机会,如果满意就直接框整场。」他说。

经理开心的道谢挂了电话。

明学期盼已久的晚上终於到了。他坐上计程车,前往林森区的龙挥酒店。经理带他穿过隐密的长廊到个人包厢,他解下外套,舒服的坐在沙发上。服务生送上水果,洋酒。离开后不到一分钟,有人敲门,经理先进来,他身后跟着一个身高约一百六出头的白皙美女,穿着一件绕颈细丝绑带粉色连身长礼服。

这件长礼服是全身长度至脚踝,但是是全镂空的,也就是低下的胴体一览无遗,即使在酒店的灯光下,还是可以看到经理没说错。这位小姐两粒硕大的乳房一览无遗,至少36F,浑圆饱满又软软的晃着,绝对不是假奶;而下半身只穿一件丁字裤,即使有那么犯规的大奶,腰还是很细,在镂空薄纱下叫看的人血脉贲张。

「这位是Cindy,Cindy,这位是郭副总,」酒店经理笑嘻嘻的介绍着,「那,我就不打扰你们了……」

明学定睛一看,眼球差点没掉下来,他和那位小姐两人四目相对,小姐双腿一软差点晕过去,而明学差点中风,眼前一黑,努力才清醒过来!

原来,这位穿着镂空薄纱,露着两粒大奶球的巨乳美女,竟是仁发基金会董事长夫人,沈卉宜特助!

明学差点喜出望外吓死,而卉宜站稳后转身,立刻小声问经理,「我可不可以不接?我……我不能……我认识他……」

酒店经理立刻板起脸来,「Cindy,你知道我们店的规矩的,小姐是没有拒绝的权利的。何况郭副总已经要求要包S……」

「没错,我要,我要!多少钱我都要!」明学听到这句赶忙说道,深怕卉宜就这样溜走。

酒店经理笑嘻嘻的甩开卉宜的手,把门关上。这间包厢就仅留了明学和卉宜两人了。

两人面对面,一阵沈默。明学先是坐了下来斜躺在沙发上,「哇,今天真是祖上积德啊,沈特助?没想到居然是你?你现在应该要帮我倒酒吧?龙挥酒店应该有好好教你吧?啊?」

「你……」卉宜咬着下唇,屈辱的往前走近,心不甘情不愿的拿起酒来。
「喂,搞清楚,我今天是付钱来的,沈特助,」郭明学开始嚣张道,「我可没逼你来,你既然来了,就要服务到我满意。不然明天起,你要你们全基金会的男人都来龙挥消费吗?」

「你……」卉宜怒目而视,但怒目一闪即过。她心里也知道,被发现了,明学的确有让她陷入万?不复的能力。

卉宜认命的弯下腰,F奶乳房在薄纱下清晰可见,她倒了一杯酒,两手递给明学,「郭副总,请。」

「你以为我爱喝啊?你就是要来陪我喝的啊!」明学嘻笑着。他自己倒了一杯酒,拿给卉宜,「来来来,别以为我爱生气,早上的事我绝对不会生气,我们就和好,从交杯酒开始……」他手强行勾住卉宜的手肘,卉宜无奈,只能以交杯的姿势和他乾了一杯。

「啊!好酒。」明学心情大好,示意卉宜坐在他旁边。他一手览着卉宜让她的秀脸靠近他的脸,一手则开始不安分的摸着卉宜的巨乳,「沈特助,我们交杯酒也喝了,也都和好了,你应该没理由生我的气了吧?啊?」

「不敢……郭副总……」卉宜低着头道,任明学抚摸着她的乳房。

「你的奶好好摸喔,又大又软又嫩的,平常怎么不让大奶多出来见客啊?沈特助?」

「郭副总,你说笑了……」卉宜还是小声的回答,「平常不可能穿这样啊……」

「这么说,今天你的大奶露的这么彻底,都是为了我喔?是吗?哈哈哈……」郭明学开始放肆的大笑。

「……没错,只是为了服务郭副总啊……」卉宜声音更小了。相较於之前客人,虽然也是黄腔鹹猪手什么都来,但这次要应对早上才疾言厉色骂过的明学,实在很辛苦。

卉宜实在觉得屈辱万分,但想到万一明学公诸於世的后果不堪设想,卉宜也只能忍着努力顺从着明学。

「唔,这样啊,那看来我不享用一下说不过去啰?」明学摸着卉宜的大奶,把乳房上缘的衣服往中间拉,让两粒大奶球裸露出来,变成两个乳房中间夹着衣服的布料,而只有大奶露出,礼服部位都完好。

「……嗯,郭副总请享用……」卉宜忍耐着努力说道。

「享用什么?你没讲清楚啊?」郭明学直接揉抓着乳房的嫩肉,淫邪的问着。

「请……请享用我的大奶……」卉宜低着头,任明学抓弄着乳房。

「沈特助都这么说了,那我就不客气啰……」郭明学一把张嘴凑上,含住一边的乳房,舌尖吸吮着作声,另一手则开始把玩着另一边的乳头。

卉宜受刺激,忍不住「啊!」的一声轻呼出来。

「沈特助,你的奶真的好香,吸起来好舒服……」明学边吸边说,「但是感觉上要配点什么,你说配什么好呢?果汁吗?还是红酒?」

「我……我不知道……」卉宜无法回答这奇怪的问题。

「我试试看……」明学拿起红酒杯,喝了一口,含住卉宜的乳房。

卉宜只觉得乳尖凉凉的又带有舌头的挑逗,这种奇怪的触觉让她更觉得彻底的又害羞又有一种很奇特的感受。只见明学又吸又含的,把卉宜两边乳房都含遍了,卉宜的裸乳上就是明学的口水,红酒,凌乱不堪的画面更增淫邪。

「沈特助,你的奶上都是红酒,红酒配大奶,你觉得怎么样啊?」明学淫笑着。

「好……好奇特的感觉。……」卉宜照实回答着。

「你早上开会不是很凶吗?现在怎么不凶了啊?哈哈!」明学笑着,「我知道,你早上凶,现在也凶,胸部的胸,哈哈!!!」

卉宜陪着乾笑了几声,只见明学埋头把卉宜乳房整个舔的乾乾净净的。接着他起身拿起酒,喝了一大口,说,「沈特助,还是要叫Cindy?称职的小姐不是应该要敬酒吗,怎么让客人自己喝呢?不及格喔!」

卉宜应声起身,倒了一杯,「郭副总,我敬你……」

「喂,我没叫你这样喝。」明学色胆愈来愈大,他快速把裤子脱掉,内裤也扯掉,露出硬梆梆的肉棒。

「……你……你是要怎样?」卉宜颤声道。

明学把肉棒插进他的酒杯中,酒精辣辣的让他的龟头大受刺激,但也更增兴奋。「你要喝,就喝我老二上的酒!」

这摆明是凌辱到极点了,但卉宜别无选择,明学一把坐在沙发上,卉宜只得跪着,一口含住明学的龟头。

明学见这幅画面简直就像在作梦:早上对自己不假辞色的美女董座夫人,现在正跪在自己肉棒前,一口一口的吸吮吞吐着自己肉棒,清理着上面的酒。只见卉宜长长的睫毛,白皙的肤色,以及裸露的垂下巨乳,随着卉宜的吞吐而微微晃着,还可以看到卉宜背部跷着屁股的完美S曲线,镂空的薄纱让背部小丁一览无遗。眼前这顺从跪着口交的巨乳美女,谁想的到十二小时前还在对自己发怒骂着。

明学又再大口喝一杯酒,心下爽到说不出的滋味。

卉宜努力的口交着,舌尖不时挑着龟头,吞吐着肉棒,也不时吸吮着肉棒下方最敏感的地方。她心想,如果能让明学射了,就可以提早解脱。所以她更卖力的口交着,闭着眼睛头上下抽动,垂下的裸巨乳也前后晃着。

明学看着这画面,只觉得如果不一小心就会缴械了,赶忙喊停,「停,停……沈特助,你口技好棒,平常应该常练习吧?哈哈哈……」

明学摸着卉宜的头,像是在嘉许女奴一样。卉宜只得认命的点点头。

「还是不要口交好了,不然差点就要射了,」明学笑着说,「不然你们龙挥的小姐还有什么绝招?要拿出来好好招待客人啊?」

「我们,我们没有制服店秀舞那种低格调的啦,郭副总你level高,不用玩那些啦……」卉宜努力陪笑,希望明学不要想太糟的点子。

「呦,现在也会烙英文啦,早上不是还在扯什么swap什么close的吗?现在沈特助摇身一变变成酒国名花啦?」明学讲这句时自己也爽翻了,「我要你现在用大奶帮我夹我的肉棒,还要一边吸!」

「这……」卉宜露出为难的表情,但明学已经坐直,卉宜只得用她的F奶夹着明学的硬肉棒,像夹热狗那样,然后一边试着吸吮着龟头。

「如何?我的肉棒怎么样啊?美丽的沈特助,评论一下吧?」明学满足的逗弄着卉宜的乳头边淫笑着问道。

「嗯……好硬,又好粗……」卉宜边吸着边回答。

「想不想要被这根肉棒插啊?」明学摸着卉宜的秀脸问。

「唔……郭副总不要那么猴急嘛……」

卉宜试图撒娇着推託,但这只助长着明学的欲火中烧。他肉棒抽离,扶卉宜起身,让卉宜趴在沙发上,屁股跷的高高的。

「郭副总,你这是……要干嘛啊?」卉宜不安的问,但明学压着她,要她一定要摆这个姿势。

「亲爱的沈特助,刚都你帮我服务,现在换我帮你服务呀……」郭明学头凑近卉宜的丁字裤和跷高的下体,把裙子往上一掀,露出仅着丁字裤的美臀。他一手掐抓着美臀肉,一手则伸手指隔着小丁揉着卉宜的小穴。

「啊!郭……郭副总……」卉宜忍不住惊叫起来。

明学把卉宜的脚张的更开,手指揉的愈大力,「喜欢这样吗?沈特助?」
「我……唔唔啊啊啊……

郭副总……」卉宜忍不住娇喘着。

「沈特助,你看看你,淫荡的小穴穴一揉就湿湿的呢。」

「你……被你揉当然会湿啊……快停……唔唔唔……」卉宜想伸手推开明学,但推不到,屁股又被明学抓住,只能任明学不停刺激着她的小穴。

「唔唔,沈特助,真的好湿耶……你这样屁股跷高高露出小湿穴,好淫荡啊……」

「好了,郭副总……啊啊啊,停……停一下……啊啊啊……」

「不想用手,那用舌头好了?」明学突如其来的把舌尖伸进卉宜的小穴,然后开始舌尖乱搅了起来。

卉宜惊觉一种更诡异的感受,浪叫的更大声了,「啊……不可以……这样……会受不了……不要用舌头……啊啊啊啊啊啊……」

「沈特助,你看你爽到湿成这样,还在说不要,啧啧……」明学边嘲笑着边继续舌尖进攻,两手揉着臀部的嫩肉,把小穴张的更开。

卉宜这时小穴已经湿透,淫水从小穴流到大腿,湿润的阴户一开一合的回应明学的挑逗。

明学终於停了下来,卉宜腿一软,跪坐下来。

「沈特助,刚帮你服务,你要说谢谢啊!哪里遇到这么好的客人?」明学笑着说。

「谢……谢谢郭副总……」卉宜娇喘着。

「用说的有什么用?要好好谢我啊?」明学说。

「要……要怎么谢你?」卉宜顺着他的话道。

明学把卉宜扶起来,躺在沙发上,然后两手抓住大腿,大腿呈M字型,让小穴门户洞开。

「你要说,郭副总,我用我的小穴穴好好感谢你,求你插进来吧!」

「不……不可以,我……我还没确定要……接S……」卉宜嗫嚅道。但明学压着她的手让她维持这M字型。

「你少来,刚经理讲好了,我就是框你全场,还装?沈特助,你不会以为我今天就这样结束了吧?啊?」明学邪恶的说。

的确,卉宜感受到现实,今天不可能逃过了……她无奈的接受这事实。
「快说啊,沈特助……快求我啊……」明学催着。

「嗯,郭副总……我的小穴好好谢谢你,求你……求你插进来……」卉宜娇声但又小声的说,这两句话说出来让她自己听了都觉得很淫荡。

明学在这种感官刺激下早就快受不了了,把卉宜的小丁拨到一旁,龟头在洞口磨磳着,「求我插进来啊……沈特助……」

「求你……可是,郭副总,要不要先戴套套啊……」卉宜娇声提醒。

「不用,我想你很乾净吧?沈特助?」明学淫笑着,肉棒送进去一点点。
卉宜叫了出来,「啊!不……不可以,要戴套……啊……啊啊啊啊啊啊……」

明学已经整根没入卉宜的小穴了,开始整根抽出插入的活塞运动,「来不及了,沈特助,你小穴太湿了,一下就滑进去了,怎么这么湿啊?」

「啊!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啊啊……我……啊啊啊……被你弄的……好湿……」

「这么湿不行喔,沈特助,人家会以为你很淫荡……」明学一边说一边肉棒进出着湿漉漉的小穴,「你真的好淫荡喔,沈特助……」

「啊……我……没有……很淫荡……啊啊啊啊啊……」卉宜这姿势因为手抓着大腿把小穴掰更开,所以明学每一下都顶到她的花心让她几乎无理智可回应。
「还没有很淫荡……」明学抽插着说,「气质美丽的沈特助现在被客人不戴套干的淫叫成这样……」

「我……啊啊啊……我有叫你……要戴套……啊啊啊啊啊……」

「不戴套才能跟美丽的沈特助合为一体啊……」明学淫笑着。他两手抓着卉宜不住晃动的大奶,用力抓着当支点,边不停抽插着,「你淫荡的大奶好好揉喔,沈特助,是多大啊?」

「啊……啊啊啊……我……你不要揉,我……我会受不了……」卉宜上下传来的快感让她有点招架不住。

「你真的好骚。……」明学用力一抽送,抽出肉棒,停下来,卉宜趁机喘了一口气。但明学没让她休息,把卉宜扶起来,两人站着,他从后面环抱住卉宜的美胸,把卉宜双腿张开,丁字裤脱掉,肉棒对准小穴,就这样站立着背后开始抽插。卉宜手扶着包厢的墙壁,明学把长裙翻起来到卉宜的腰间,两手扶着卉宜的细腰,肉棒一捅就插到底。

「啊!好深……啊啊啊……」卉宜忍不住叫出声。明学抓着她的腰,全力抽插,下体碰撞声啪啪作响。卉宜垂下的36F巨乳这时前后剧烈的晃着,两个大肉弹不停的晃呀晃,随着抽插的节律呈一个极淫靡的画面。

「被干的爽不爽啊?沈特助……」明学勉力问着。

「啊啊啊……要被……被你插的……快死掉了……」这姿势每一下都让卉宜脑筋一片空白,只知道用尽全力浪叫,才能抵掉交合的刺激。

明学突然心生一计,他一手随手抓起刚进屋时丢在桌上的蓝芽耳机,按快速拨号,拨给张逍。

「喂?明学吗?什么事?」张逍声音从耳机里传来。

「被干的爽不爽啊?大声一点!」明学没回答张逍,但大声对着卉宜说。
「爽……被插的……啊啊啊啊啊啊……被插的好爽……啊啊啊啊啊……」卉宜浪叫着。

「明学,你好样的,打炮也要给我听啊?」张逍声音传来。

「沈特助,你喜不喜欢这样被干!大声说!」

「喜欢……喜欢……啊啊啊啊啊……」卉宜浪叫,「要被干的快死掉了……」

「喜欢被谁干!说啊!」明学追问着。

「喜欢被郭副总干……啊啊啊啊啊……」

「干!那真的是沈特助吗?明学……」张逍不可置信的问。

「哈哈,我帮你实况报导啊……」明学小声的对着耳机说。他开始边抽插边拍打卉宜的屁股,啪啪作响,「喜不喜欢一边被干一边被打屁股啊?沈特助?」
「啊啊啊啊啊……不,不要……郭副总……这样我……感觉……好淫荡……啊啊啊啊……」

「你本来就很淫荡啊……沈特助……」明学加码着说,「你那两粒大奶晃来晃去不就是想要给人家干吗?」

「啊……我没有……啊啊啊啊……」

「还说没有……」明学用力揉抓着卉宜的乳房,抓到奶球变形,「这样一边揉一边干你,舒不舒服啊?」

「啊!啊啊啊啊……这样……太刺激……啊啊啊啊……」卉宜在多重刺激下小穴泛滥,脸色潮红,「人家……会受不了……」

「为什么受不了?大声说……」明学逼问着,更加大力道抽插着,让卉宜无法思考,只能本能反射的回答,「啊啊啊……我被……被干的快死掉了……你还一直揉我的奶……还打我屁股……好讨厌喔……啊啊啊啊……」

「你明明就很爱,对吧……」明学喘着说,「你不是说大奶要服务我的吗?再说一次!」

「啊啊啊……我……我的大奶就是要用来服务……郭副总……你揉大力一点……啊啊啊……好舒服……」

「干,沈特助,你真的好淫荡,对不对……」明学全力的啪啪抽插着。
「我……我好淫荡……我好淫荡……」

电话那头张逍早已脱着裤子在打手枪,而且几次差点射出来了。

明学两手把卉宜的手往后拉,让卉宜的裸露的乳房悬空,随着明学每一下抽插一直不停晃着。

「沈特助,你那淫荡的大奶干嘛一直晃,不许晃!」

「啊啊啊……被你干成这样……怎么可能不晃……啊啊啊……」

「你这淫荡的小骚货,你的奶子到底多大啊?」

「啊……3……36……F……啊啊啊啊……」

「那么大的奶还一直晃!给我好好道歉!」

「啊……就是因为太大……才一直晃啊……」

「还狡辩!」明学边抽插边大力拍打着卉宜的美臀,「给我好好道歉!」
「啊……好好好……我……不好意思……我的……淫荡的……大奶一直晃……真不好意思……」

「知道就好!」明学用力一送,肉棒抽出暂停一下,他和卉宜都喘着休息着。明学把耳机扯掉丢在桌上,但没挂断,张逍还在边打手枪边听着。

明学让卉宜躺在沙发上,把整件礼服脱掉,卉宜全身裸裎着,双颊潮红,小穴湿到大腿,喘着气,两个软瘫的F奶随呼吸晃着。

明学扶着卉宜的腿再度呈M型,让卉宜抱着自己的公狗腰,肉棒一送又顶到卉宜的花心。他两手扶着卉宜的细腰,开始全力抽插。

「啊!啊啊啊……你又顶好深……」卉宜浪叫着。明学抓着她的腰,F奶画着圆周剧烈的晃着,小巧的乳头搭配上乳波荡漾型成淫乱的画面。

「沈特助……」明学边抽插边说,「你真的好骚,好淫……」

「啊啊……我……我被你干的……变好淫荡……」卉宜娇喘着。

「你真的好淫荡……」

明学伸一手去揉抓着晃个不停的乳房,一手无法掌握,另一边的裸乳仍自剧烈晃着,「下次要不要找个人一起来干你啊?」

「不……不可以……啊啊啊啊……」卉宜浪声道。

「你明明就很爱,对不对……」明学逼问着,抓着F奶的手更用力。

「我没有……我……没……啊啊啊啊啊……」

「不管……我要找个人……一前一后……狠狠干你……沈特助……」

「这样我会被干死掉……啊啊啊……快死掉了……」卉宜配合着回应。
明学两手覆盖在卉宜的乳房上,感受着乳波撞击的触感,肉棒进出着湿透了的小穴。这位早上还在高傲的女特助,如今被自己的肉棒插的欲仙欲死求饶着。
那种滋味真是难以形容。

「沈特助……你说,你早上干嘛对我们摆架子?」

「啊……我……我没有……啊啊啊啊……」

「还说没有?!狡辩!」明学一手揉着卉宜的乳头,酥麻的感受让卉宜像通电一样。

「我……啊啊啊不要揉……」

「要不要道歉啊?啊?沈特助……」

「我……啊啊啊……对不起……不该……摆架子……」

「快说,求你狠狠的惩罚我吧!」明学征服欲彻底被满足,他感觉自己快射了。

「求你……求你狠狠的惩罚我……」

「怎么惩罚?说啊!」

「啊……啊啊……干我……用力干我……」

「这样算什么惩罚?还有什么?」明学更大力抽插。

「干我……揉我的奶……插死我……打我屁股……」

「求我射进去!」明学大声的说。

「不……不可以……我……我怕会有……」

「你这叫什么惩罚!快求我!」明学用力抓住卉宜的乳房,白嫩的乳肉被抓到红肿。

「啊!好痛……求你……求你射进来……」

「有诚意一点!好好的求我!」

「求你……郭副总……狠狠的……射进来……都给我……」

「再大声一点!」

「求你……

啊啊……用你的精液……灌满我的小穴……啊啊……人家想被你灌的……满满的……郭副总……」

听到卉宜娇声浪叫着自己名字,以及被干到快失神的画面,郭明学再也受不了,腰一送,大量的热精狠狠的灌进卉宜的小穴。卉宜双腿夹着明学的腰,小穴一张一缩的,明学只觉得肉棒在湿热紧密的包覆中不停的吐出精液,许久方停。
明学慢慢的把肉棒抽出,只见卉宜的小穴缓缓流出白浊的液体。

「沈特助,我射那么多,会不会怀孕啊?」明学淫笑着。

卉宜仍自虚脱的喘着,无力回答。

「你回去找陈仁发来一炮,就没问题啰……」明学得寸进尺的说。

明学慢慢起身,把沾满精液的肉棒凑向卉宜的小口,「沈特助,龙挥有教你吧,帮我清理……」

卉宜认命的抬头,吸吮着明学的肉棒,残存的精液都吸到口中。明学抽出肉棒,只见卉宜嘴角溢出精液,而下体的小穴也汨汨的流出精液。

明学满意的倒坐在沙发上,「呼……好累……」他长吁一声。

卉宜默默的清理着,擦拭身上的精液。

清理完,卉宜起身去倒了一杯茶。

「郭副总,要不要喝茶?」卉宜柔顺的奉上。

明学接过了,见眼前这位全裸的巨乳轻熟女,两粒硕大的乳房还仍自晃着,方才被自己插的浪叫翻天,而十几小时前还对自己疾言厉色。只见卉宜完全的36F胴体正柔顺的服侍自己。虽然方才射过了,但明学只觉得好像肉棒开始又有了感觉。

「沈特助,你的服务太周到了,」明学笑着说,「以后还要再找你……」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后记:

〔小依校园春情〕系列还在修改阶段,但有时灵感就是这样,停顿许久的卉宜系列一有灵感就忍不住一股作气完成了。看了看日期已经半年没续了,不知道还有谁记得卉宜故事的大纲呢?

本篇写作过程「效果」相当不错,连我一边都一边……不知道读者的角度觉得如何。

小依系列的剧情需要安排,反而还要再想一阵子以确立走向。番外篇也希望能尽早问世。不过先拿香艳的卉宜姐姐解决一下即时需求就好了…………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后记:

〔小依校园春情〕系列还在修改阶段,但有时灵感就是这样,停顿许久的卉宜系列一有灵感就忍不住一股作气完成了。看了看日期已经半年没续了,不知道还有谁记得卉宜故事的大纲呢?

本篇写作过程「效果」相当不错,连我一边都一边……不知道读者的角度觉得如何。

小依系列的剧情需要安排,反而还要再想一阵子以确立走向。番外篇也希望能尽早问世。不过先拿香艳的卉宜姐姐解决一下即时需求就好了……

[本帖最后由ls1991lsok于编辑]

评分
相关推荐
3.0分

3.0分 巨乳总裁夫人卉宜1-5节完c17

3.0分

3.0分 【巨乳总裁夫人卉宜1-5节】【完】2bf

3.0分

3.0分 巨乳总裁夫人c61

3.0分

3.0分 我的美女总裁老婆改编版(二)作者:2768227002fa

3.0分

3.0分 总裁身边的人147

3.0分

3.0分 我的美女总裁老婆小哈里篇(1)作者:dba888-淫妻奸情7ce

3.0分

3.0分 [我的爆乳巨臀专用肉便器](6)作者:LIQUID82fe2

3.0分

3.0分 沉沦淫欲的娇躯5-6作者素人渔夫f4a


提示: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,请牢记

http://www.xoxo01.xyz

请不要忽略该提示,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。


免责声明 || 广告合作 || 意见反馈

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

所属·美国·华盛顿 网站地图

友情链接

色999视频 野花视频在线 天天视频 任你干HEYZO 艾妮妮 亚洲色视在线 欧酷网 污漫网 久久精品|xvideos chinese 琴姐要插 yz开车视频 coser在线 另类天堂 96TV es熟女网 性国产vod 51看自拍 七里TV 91fx xvldeos亚洲 HEYZO国产 7BTV 辣播福利 阿v在线